© 2017 by Kori Song

November 10, 2016

在我大約十歲的時候,我記得媽媽的同事在公司外面捉了一隻小麻雀,媽媽就帶回家來,我很好奇為什麼人可以捉到麻雀,我媽說那是因為這隻麻雀還小也許反映不及成年麻雀快。當時我很開心,覺得可以把這個麻雀養在家裡,像寵物小鳥一樣。

我每天喂它吃米吃菜吃肉,可是它從來不開口,眼神很堅定的看著遠方;我只能掰開它的嘴把食物放進去。它勉強吃幾口,但是表情還是視死如歸,它的眼神我現在也記得。就這樣,不到幾天它就把自己餓死了⋯⋯我很後悔,早就應該放了它,也許它就不會死。

過了二十年我也記得這件事,一個愚蠢的人類妄想用飯來張口換取一隻鳥的自由這件事。

November 10, 2016

星期六我去看兩個畫展,一個在灣仔一個在尖沙咀,剛好隔住一片海。晚上約了朋友在離島吃海鮮⋯⋯於是那天搭了三次天星小輪。

好久沒有坐過天星小輪,原來票價已加到3.4元,我記得十年前第一次來香港的時候還是2元。那天大霧,一來一回海上的風景都不同,偶爾太陽在大霧中透出來,轉眼海上已白茫茫一片,對面的大廈變成海市蜃樓。這個早已熟透的海港隨時也可能變換模樣。

每一次搭天星小輪都有種愛上這個城市的感覺。

夜色濃重的碼頭雖然濕漉漉,卻還是有年輕人背著吉他打著鼓輕鬆唱歌,歌聲伴著海浪和汽笛聲,給我美好的錯覺。

November 10, 2016

我病了

很多我去過的地方,還想再去一次

我還想吹太平洋的風

我還想看北國的飄雪

我還想在島嶼看日落

我還想坐在陽光照著的院子裡

發呆

想家

November 10, 2016

巴士再次衝入隧道

陽光也一併被隧道吞噬般不見

眼前只有重複的光景

和轟鳴聲

車速終於平穩下來

我閉上眼

思維開始打盹

異常平靜

落入漆黑的洞

突如其來

一道刺眼的光

閉著眼也看到

喚醒我短暫的夢

伴隨著這個城市的聲音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November 2, 2018

November 10, 2016

November 10, 2016

November 10, 2016

November 10, 2016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